欢迎您进入“湘企出海+”综合服务平台郴州专区! | “湘企出海+”综合服务平台

非洲内部贸易发展趋势与中非经贸合作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间:2022-07-05

近年来,促进非洲内部贸易已经成为非洲国家以及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2012年,非洲联盟分别在1月和7月举行的第18、19届峰会以“促进非洲内部贸易”为主题,突显出非洲大陆发展内部贸易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同年,非盟还通过了《促进非洲区域贸易和快速推进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以及《促进非洲区内贸易的行动计划》两项决议,为加速非洲内部贸易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以及行动方向。2021年1月1日,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已经正式启动,成员国间关税的大幅度削减将极大地激发了区域内的贸易创造。

数据表明,非洲内部贸易规模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从2001年的310亿美元增长到2021年的1335亿美元。而且,非洲区域内贸易商品结构中制成品占60%以上,优于区域外以矿产品为主的商品结构。不过,非洲内部贸易仍然存在一些不足,主要表现为:(1)增速明显放缓。在2002~2012年,增速平均达到20%。在2013~2021年,增速平均为-3%;(2)在非洲总出口中占比较小。非洲内部出口占比仅为13%,该比重远小于世界其他地区的内部贸易水平,美洲为53%,亚洲为58%,欧洲达到68%;(3)非洲各地区内部贸易发展不均衡,部分次区域内出口占比出现下降趋势;(4)非洲内部出口多集中发生在少数国家,这些国家多为经济发展水平高的经济体,少数为非洲内陆小国,内部进口相对较为分散。

进一步分析影响非洲内部贸易发展的制约因素,可以归纳为五个方面:(1)非洲经济一体化程度不高。虽然非洲已经建立了数量众多的经济一体化组织,并且这些组织已经建立自由贸易区、关税同盟或共同市场。然而,在现实中非洲一体化水平仍然停留在自由贸易区阶段或比较松散的区域合作,特别是多重会员身份给一国出口企业带来额外的成本;(2)非洲基础设施比较落后。在非洲平均每1000平方公里有204公里的道路,其中只有四分之一是铺面道路,远落后于每1000平方公里944公里的全球平均水平,其中一半以上是铺面道路。落后的运输基础设施导致非洲的运输成本平均比世界其他地区高出50%-175%;(3)非洲内部非关税壁垒不断增加。复杂的非关税壁垒导致非洲的贸易成本高于世界其他地区。以出口为例,撒哈拉以南非洲贸易成本达到600多美元,而该值在欧盟仅为80美元;(4)非洲国家之间的经济结构互补性差。非洲大多数国家仍是以一两种初级产品为依托的单一经济,经济结构雷同导致非洲国家之间很难通过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并从贸易中获得收益,发展区域内贸易动力不大;(5)其他因素:除以上因素外,支付体系不完善、政局不稳和新冠肺炎疫情等也是影响非洲内部贸易发展的因素。

非洲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参与者,也是中国出口和投资的主要目的地。针对扩大非洲内部贸易,中国对非洲进一步经贸合作方向可以有以下选择:(1)优化贸易政策助力非洲实现出口多样化。在中国对非洲33个欠发达国家的97%商品提供零关税的基础上,扩大原产地区域累计规则的适用范围。积极响应世界贸易组织促贸援助倡议,通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提高生产能力、支持参与多边贸易体制、培训经贸人才等促进非洲国家的贸易发展;(2)扩大对非直接投资加强双边价值链合作。鼓励中国企业在非洲积极开展产能和投资合作,将在国内人工成本比较高的边际产业或生产环节转移到具有巨大人口红利的非洲国家,通过对非洲国家出口机械设备以及中高端中间品,并充分利用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以及欧美国家提供的单边贸易优惠政策红利,在当地生产加工后复出口到周边以及欧美国家,实现非洲国家在全球价值链地位的提升;(3)推动“一带一路”与非洲自贸区形成合力。以2020年10月中国与非洲联盟签署的《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合作规划》为统领,将“一带一路”倡议实施的五通与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市场一体化、工业化和基础设施”三大支柱相对接,支持非洲建立大陆自由贸易区,努力解决非洲区域内贸易面临的市场准入壁垒以及生产供给不足问题;(4)建立中非自由贸易区缓解非洲内部贸易扩大带来的转移负效应。中国可以从区域、国家和大陆三个维度在该地区进行自贸区的空间布局。在区域维度,与已经建成关税同盟的非洲区域经济共同体开展国家对区域层面的自由贸易区谈判。在国家维度,择优选择尚未参与关税同盟的单个国家,与之进行国家对国家层面的自由贸易区谈判;在大陆维度,中国在长期可以与非洲联盟积极探索开展国家对大陆层面的制度性贸易安排谈判。

(作者系浙江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中非国际商学院副教授 孙志娜)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