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湘企出海+”综合服务平台郴州专区! | “湘企出海+”综合服务平台

非洲大陆自贸区建设的前景、挑战及中非合作

来源:中国投资参考 微信公众号 时间:2022-06-29

非洲大陆自贸区自2021年1月1日启动以来就备受瞩目。作为非盟《2063议程》的旗舰项目之一,非洲大陆自贸区的成立为非洲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为非洲经济转型和提升国际竞争力开启了一个新的窗口。其发展目标包括:建立一个单一的大陆商品和服务市场,使得贸易和人员自由流动,从而为快速建立非洲统一关税联盟铺平道路;通过更好地协调非洲各国现有的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制度、协议,扩大非洲内部贸易;解决成员国内部机构多元化、重叠化的问题,加快区域和大陆一体化进程等。目前,非洲联盟的55个成员,除了厄立特里亚之外,另外54个国家签署了该协定,其中已有39个签字国确认完成了批准程序,已批准自贸区协定的成员国将在商品、服务、争端解决、投资、知识产权、竞争和电子商务等多个领域,以单一市场的形式进行贸易往来。

非洲大陆自贸易区发展前景广阔

非洲自贸易区发展前景广阔,最终实施对非洲经济实现包容性增长具有重要作用。首先,非洲自由贸易区的成立提供了一种利用非洲综合经济规模,促进出口多样化和工业化以及协调非洲贸易政策的手段。非洲大陆自贸区将通过更好地协调整个区域经济共同体和大陆一级的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制度来扩大非洲内部贸易。取消贸易壁垒将促进关税和贸易成本的大幅度降低,从而降低进口价格,增加消费者的购买力。且激活非洲内部贸易会在非洲大陆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域内货物和服务贸易成本降低,贸易需求增加带动工业发展,从而创造就业、增加出口、刺激经济,同时经济发展使营商环境得到改善,非洲有机会吸引更多投资,促进工业等诸多领域进一步发展,最终实现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更显著的结果是加快非洲产业升级,工业化是非洲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引擎。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经济危机已经对非洲贸易产生了明显的影响,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引起非洲大陆的外汇、财政收入随之波动,经济稳定性受到挑战。未来非洲可以利用非洲自由贸易区作为非洲产业升级的支点,为产业升级提供更持续的收入和外汇来源,减少对外部商品价格波动的依赖,最终助推非洲工业化发展。而且自贸区建设将助力非洲各国改善投资和营商环境,促进产业发展,培育新兴市场,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部力量将借助非洲自贸区建设与非方开展更加紧密的合作,进一步助力非洲经济的转型升级。

非洲大陆自贸区建设仍面临多重挑战

尽管非洲大陆自贸区能够释放巨大的经济效益,但非洲大陆自贸区建设仍面临多重挑战。

首先,发展环境不稳定。非洲大陆自贸区建设涉及非洲大多数国家间的相互交往,和平与安定的域内环境无疑是这种交往的前提条件。但是近年来包括恐怖袭击在内的不同形式武装冲突的频率和强度在非洲大陆有所反弹,这些冲突影响了近1/3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带来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成本,成为地区经济增长和一体化进程的“头号杀手”。此类冲突一般都有比较复杂的历史、民族、宗教和文化等方面的背景原因,因此短时间内难以根除,未来非洲大陆自贸区建设恐将会继续受到此类问题的困扰。

其次,非洲国家间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突出。许多非洲国家一直把关税视为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但近年来部分国家外债负担加重、本币贬值,缺乏贸易融资手段和税基狭窄等问题凸显。而非洲大陆自贸区的启动意味着关税减免和非关税壁垒的拆除,这极有可能令一些国家的外汇收入减少,加剧弱小国家的财政紧张状况,极易因利益诉求差异悬殊引发协议的延迟实施。如何使最不发达国家、中低收入国家、内陆国家、岛屿国家以及仍处于冲突中的国家都从非洲大陆自贸区建设的利益再分配中受益,如何消除非洲国家在关税制度、信息透明度等贸易体系方面的巨大差异,都将是非洲大陆自贸区推进过程中不可回避的难题。为此,非洲大陆自贸区建设不仅需要协商达成协议,更需要非洲联盟、地区一体化组织以及非洲各国政府具有韧性十足的落实和执行协议的能力。

第三,非洲基础设施薄弱,贸易便利化程度较低。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关键在于配套设施的便捷化,目前非洲各区域之间利于贸易便利化的基础设施还很薄弱,这对把分散的单个国别市场整合成全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目标非常不利。因此完善跨地区交通、信息的互联互通,特别是将内陆国家连接到沿海国家的港口,以促进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内货物自由流通,对非洲大陆自贸区的进一步发展至关重要。

第四,对公共收入、弱势群体、就业以及部门经济结构的过渡性冲击不可忽视。短期内该协定可能对许多弱势经济体产生不利影响。比如,贸易自由带来的更激烈的竞争可能威胁到中小微企业。在此背景下所有企业都将面临一个过渡需要付出调整成本,中小微企业的调整成本要高于大企业。此外,关税收入的突然和急剧下降可能对一些国家的政府预算平衡产生重大影响。预算收入的大幅下降会对政府投资基础设施、教育和社会项目的能力产生不利影响,而这些对实现非洲的可持续发展和减贫至关重要。这将需要非洲各国政治和经济方面协调努力,提供更多的保障措施,以防贸易自由化带来的负面结果,如关税收入损失、就业流失和加剧不平衡,特别是薄弱的农业部门。

同时,新冠疫情的持续对刚刚起步的非洲大陆自贸区的落地实施增加了一定的难度,如为遏制病毒的传播,非洲各国采取了关闭边界、限制人员和投资流动、对国内企业采取保护主义措施以及在卫生事务上投入巨额预算等。但另一方面,疫情暴露了非洲在全球贸易体系的缺陷,非洲各国比任何时候都迫切需要推动非洲自贸区建设以助力非洲经济复苏。

中非合作助力非洲自贸区发展

中国一直是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非洲自由贸易协定》之间存在重叠,且存在一定的互补性。当前,基础设施不足是制约大陆自贸区发展的重要因素,而中非携手共商共建“一带一路”,为大陆自贸区向好发展提供了助力和机遇。近年来,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中国大力支持非洲基础设施建设。2016年10月,非洲首条全线采用中国铁路技术标准和中国装备建造的跨国现代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通车,将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至吉布提的运输时间从原公路运输的3天降至10小时,大幅降低两国物流成本,推动两国工业化进程。2017年5月31日,蒙内铁路正式通车,该铁路未来计划连接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和南苏丹等东非6国,将为完善东非铁路网络、提升东部非洲地区国家运力做出巨大贡献。中非合作本来就具有良好的基础,而此次非洲大陆自贸区的建设为中非深入合作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首先,自贸区的建设扩展了中非合作的领域。目前,中非合作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主,如中非铁路建设、港口建设、水利设施建设等。自贸区成立后,中国可在工业、农业、金融服务、数字经济、清洁能源等行业深入参与,为促进非洲大陆自贸区发展提供助力。

其次,自贸区的建设提高了中非合作能效。自贸区成立后,将在一定程度上放宽外资市场准入条件,吸引更多来自中国企业的投资。同时,建设统一的航空市场能进一步减少中国在非企业的交通物流成本,满足中国企业在非洲扩展市场和属地化生产的需要,从而最终达成双边的互利共赢。

再次,自贸区建设促进中非合作转型升级。在全球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数字经济展现出强大的韧性,如因疫情导致的封锁和管制措施同时也激发了非洲电子商务、移动支付、数字金融、网约车、在线教育和医疗等数字经济的爆发式增长和与数字经济有关的初创公司的兴起等,非洲数字经济已加速融入非洲各个行业。此外,非洲大陆自贸区有效性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降低物流成本,非洲运输和物流业与数字技术的融合,形成了数字物流,极大提高运输效率,降低物流成本。可见,未来实现非洲大陆自贸区内贸易便利化,提升非洲数字化水平,发展非洲数字经济至关重要。非盟《非洲数字化转型战略(2020-2030)》也同样提出,到2030年,在非洲建立一个安全的数字单一市场,确保人员、服务和资本的自由流动,个人和企业可以无缝接入并参与非洲大陆自贸区的在线活动。而中国成熟的数字生产力供给和非洲迫切的数字化发展需求高度吻合,未来中非数字经济合作也将成为中非合作升级的一个新的增长点。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