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湘企出海+”综合服务平台郴州专区! | “湘企出海+”综合服务平台

非洲农业发展现状与挑战

来源:中东非资讯平台 时间:2022-05-30

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非洲经济实现了近二十年的整体快速增长,农业产值和就业所占的比例持续下降。尽管如此,当前农业仍然是非洲最重要的部门之一。一方面,在非洲,农村人口仍然占大多数,而农业部门是非洲大部分农村人口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非洲解决人口快速增长背景下饥饿问题的关键;另一方面,农业是非洲经济转型的引擎,农业生产力的提高对非洲经济发展和结构转型至关重要,在非洲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发展初期,农业是一个国家收入和就业的主要来源。研究显示,农业推动的增长对于非洲减贫的贡献大于非农业部门推动的增长。然而,当前非洲农业的发展还面临着气候变化、自然资源退化、冲突和难民危机等诸多严峻挑战。

新世纪以来,伴随着经济的增长,非洲农业也实现了自独立以来最长时期的持续增长,非洲各地区都实现了农业增长,农业总产量显著提高。根据世界银行数据,自2000年以来,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农业年均增长率约为9.4%,虽然在2008年粮食危机期间及 2014-2016年略有停滞,整体来看,2000~2017年,其农业增加值几乎增长了四倍。土地耕作面积的扩大是过去几十年非洲的农业增长的重要原因。根据粮农组织统计的数据,非洲可耕地和永久作物面积从1961年的1.673亿公顷增加到2015年的2.718亿公顷。然而非洲的农业生产率和单位面积作物产量仍然处于较低水平,目前非洲平均每公顷作物产量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农业人均生产指数也仅从1961年的93.64增长到2016年的98.86。相较而言,非洲的农业生产力,包括劳动力和土地生产力,都落后于亚洲和南美洲等其他发展中国家和地区。非洲农业增长的波动性和地区内差异性也较大。根据粮农组织的数据,2016年,南部非洲的谷物产量为3.27吨/公顷,已经接近世界平均水平;北非和东部非洲产量较为接近,均不到世界平均产量的一半;西非的谷物产量也相对较低,为1.24吨/公顷;而中部非洲谷物产量最低,仅为1.05吨/公顷,远远低于世界平均产量。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非洲饮食习惯的改变,其主要种植作物的结构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传统的小米和高粱等谷物的地位已迅速下降,正在被大米和小麦取代,但传统主食玉米继续在东部和南部非洲的饮食中占主导地位,并在非洲其他地区也出现强劲增长;玉米和木薯仍是西非和中非最重要的粮食作物。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非洲广泛采用改良玉米,小麦和水稻品种,也促进了这些主要作物产量的增加。

大米在非洲的饮食结构中比重迅速增加,然而非洲水稻产量有限,稻米需求严重依赖进口。在1961年至2017年间,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进口稻米量由43.1万吨增长至1416.5万吨。而随着需求的增加,非洲水稻种植面积也迅速扩大,1961年非洲水稻种植面积不足300万公顷,到2016年已经显著增加到1250万公顷。玉米仍然是非洲最重要的粮食作物,根据粮农组织的数据,非洲玉米种植面积从1961年的1546.1万公顷增加到了2016年的3661.1万公顷,单位面积产量也从1.04吨/公顷提高到了1.93吨/公顷, 增加近一倍,但仍然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长期以来,非洲小麦的种植面积一直维持在1000万公顷左右,虽然种植面积没有显著扩大,但是随着改良品种和化肥的使用以及灌溉条件的改善,小麦的产量也随着单产的提高实现了强劲增长。1961年以来,非洲小麦单产增加了近三倍,从0.69吨/公顷提高到2016年的2.60吨/公顷,日益接近世界平均水平(3.41吨/公顷)。

尽管过去十年里非洲农业取得了显著的增长,非洲国家仍然面临严峻的粮食安全形势。根据 FAO 数据,近年来全球饥饿人口有所增加,2016年营养不良人口增加了3800万,这在非洲尤其严重。根据“全球饥饿指数”,非洲大多数国家的饥饿水平处于“严重”或“警戒”的级别,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饥饿水平为“严重”。而改善农业和食物系统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核心所在。然而,当前非洲农业发展仍然面临诸多挑战,阻碍了其农业生产力和作物产量的提升。非洲农业发展面临的挑战主要包括以下七个方面。

第一,不明晰的土地产权政策。非洲普遍存在土地产权和使用权不明确的问题,缺乏制度和法律的保障,带来土地权利的不确定性,并且伴随着土地分配的不平衡,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土地的集中程度,阻碍了农业规模化和机械化的发展。

第二,落后的农业基础设施。非洲国家的农业生产普遍面临农业基础设施薄弱的问题,缺乏灌溉、电力、运输和储存等方面的基本服务。不完善的运输网络限制了进入市场的机会,造成较高的收获后损失水平,也限制了种子、肥料等生产投入的有效配置。

第三,非洲农业科研水平较低,农业公共投入不足。这主要受制于有限的财政资源,并导致非洲农业生产方式较为落后,并且缺乏农产品加工能力,造成农业生产价值链短,产品附加值偏低,难以形成完善的生产体系。

第四,区域市场整合程度低。当前非洲的区域一体化程度较弱,区域内贸易水平相对较低,也限制了农业市场的扩大和整合。

第五,私营部门发展不足,政府部门效率底下。受到体制、结构和政策性因素的限制,非洲对私营部门的支持较少,市场进入的成本和法治的不完善性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农业私营机构缺乏竞争力,限制了私营机构在农业发展中的作用。非洲的农业发展非常依赖政府和相关机构的推动,然而非洲政府部门效率低下,机构能力不足,也是阻碍农业发展的重要因素。近年来,随着私营部门对非洲经济增长贡献的增加,这一状况有所改善,但如何充分发挥私营部门的潜力,仍然任重道远。

第六,国际粮食价格波动的影响。人口的持续增加、迅速的城市化和人均收入的增加使得许多非洲国家成为农产品的净进口国。而粮食进口依赖程度上升导致非洲很容易受到国际粮食价格波动影响。

第七,气候变化也对非洲农业构成严峻挑战。近年来,受到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非洲农业面临着日益频繁的极端天气和自然灾害的严峻挑战,而水利、灌溉等基础设施的缺乏,也使得非洲的农业生产在面对气候变化因素时尤为脆弱。

此外,非洲一些国家政治局势仍然处于较为动荡的状态,并且伴随着持续的社会冲突,对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造成破坏性影响,而农业生产的发展也很容易受到社会动荡因素的阻碍。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